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 泰瑞沙用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

III期临床试验FLAURA研究中,泰瑞沙一线疗法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达到18.9个月,对比现有标准治疗10.2个月取得突破性优势,且总生存期(OS)取得阳性结果

 

2019年9月4日,上海——阿斯利康公司今日宣布,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已正式批准泰瑞沙(甲磺酸奥希替尼片)用于具有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L858R)置换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一线治疗。

III期临床试验FLAURA研究结果显示,与此前的标准治疗(SoC)厄洛替尼或吉非替尼相比,奥希替尼一线治疗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总生存期(OS)取得阳性结果,且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达到18.9个月,较现有标准EGFR-TKI治疗延长8.7个月。在此之前, NMPA授予奥希替尼优先审评审批资格,该批准是基于FLAURA的研究结果,相关研究结果已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肿瘤事业部负责人Dave Fredrickson表示:“在中国,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约30%-40%会发生EGFR突变,FLAURA临床试验研究结果表明,泰瑞沙或将成为一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重要的、新的标准治疗。”

“感谢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和相关部门,高度关注患者需求,为让创新治疗方案尽早惠及更多患者所做出的不懈努力。”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先生表示,“2004年,易瑞沙(吉非替尼)作为国内第一个晚期肺癌靶向药开创了精准治疗的时代先河;2017年,奥希替尼二线疗法的上市使具有T790M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耐药患者靶向治疗方案得到进一步延续;今天,奥希替尼一线疗法获批,为每一位EGFR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带来了更大的存活机会与更高的生存质量。阿斯利康将继续秉承‘以患者为中心’的承诺,积极贯彻并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癌症防治计划,不断将国际先进的药物和适应症引进中国,助力提升癌症五年生存率,实现高质量的带癌长生存。”

在FLAURA临床试验中,与标准EGFR-TKI治疗相比,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在无进展生存期(PFS)方面展现出了统计学的显著优势和临床意义上的改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18.9个月,而对照组为10.2个月(HR=0.46 [95%  CI, 0.37-0.57],p<0.0001),同时奥希替尼在所有预设亚组(包括有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患者)中均显示出了PFS优势。

近日,阿斯利康又宣布在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群体中取得OS阳性结果,奥希替尼显示出总生存期既有统计学的显著改善,又有临床意义的改善。

FLAURA研究显示,奥希替尼的安全性数据与之前临床试验观察到的数据保持一致。总体上奥希替尼的耐受性良好,3级及以上不良反应事件(AEs)发生率在使用奥希替尼的患者中为34%,而对照组为45%。使用奥希替尼的患者中最常发生的不良反应包括腹泻(58%)、皮疹/痤疮(58%)、皮肤干燥(36%)、甲沟炎(35%)、口腔炎(29%)、疲劳(21%)、和食欲下降(20%)。

FLAURA临床试验表明,EGFR突变NSCLC患者初始治疗时选择奥希替尼,可以获得更长的无疾病进展生存期、总生存期和更高的生活质量。奥希替尼一线疗法目前已经在美国、欧盟和日本等超过70个国家和地区获批,并被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非小细胞肺癌指南》、《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指南》、《Pan-Asia肺癌指南》和《日本肺癌指南》均列为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优选推荐药物。

奥希替尼于2017年3月在中国首次获批,并在2018年10月被宣布列入国家医保目录,用于治疗既往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治疗时或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并且经检测确认存在EGFR-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

 

肺癌

肺癌是男性和女性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约占所有癌症死亡人数的五分之一,超过乳腺癌、前列腺癌和结直肠癌的总和1。通常,肺癌分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小细胞肺癌(SCLC),其中80%-85%为非小细胞肺癌2。美国和欧洲约有10-15%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存在EGFR突变阳性(EGFRm),而亚洲的患者比例高达30-40%3-5。这些患者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治疗特别敏感,这种抑制剂可阻断驱动肿瘤细胞生长的信号传导途径。大约25%的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诊断时就存在脑转移,在诊断后两年内增加至大约40%6。脑转移的存在通常会使患者的中位生存期缩短至不到8个月7

 

泰瑞沙

泰瑞沙(甲磺酸奥希替尼片,AZD9291)是一种不可逆的第三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可同时抑制EGFR敏感突变和EGFR-T790M耐药突变,并对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病灶有临床疗效。

泰瑞沙40mg和80mg每天一次的口服片剂已经在全球超过70个国家和地区获批用于EGFR突变阳性的晚期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包括美国、日本和欧盟。在全球80多个国家或地区获批用于EGFR-T790M突变阳性的晚期NSCLC患者的二线治疗,包括美国、日本、中国和欧盟。目前,泰瑞沙还在进行多项新的临床试验,探索其在早期肺癌的辅助治疗(ADAURA)、局部晚期不可手术切除肺癌的治疗(LAURA)以及晚期肺癌与化疗联合治疗(FLAURA2)或其他潜在新药联合治疗(SAVANNAH, ORCHARD)中的疗效。

 

FLAURA临床试验

FLAURA试验旨在评估在先前未经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m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每日一次口服奥希替尼80mg与对照组EGFR-TKIs(厄洛替尼[每日一次口服150mg],或吉非替尼[每日一次口服250mg])的疗效和安全性。这项试验是双盲、随机的,共有来自29个国家的556名患者参加。

 

阿斯利康在肺癌领域的研究

阿斯利康拥有多个已经获批或者正处于临床研发后期的药物,适用于不同分期、不同治疗阶段和不同作用机制的肺癌疾病。我们通过已经上市的易瑞沙、泰瑞沙和正在进行的III期临床试验(ADAURA、LAURA、FLAURA和FLAURA2)以及探索性组合II期临床试验(SAVANNAH和ORCHARD)来满足EGFR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未被满足的治疗需求,大约10%-15%的欧美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和大约30%-40%的亚洲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会从中获益3-5

与此同时,阿斯利康正广泛开展的肿瘤免疫治疗项目也已处于后期临床研发阶段,针对约占所有肺癌患者四分之三的无已知基因突变的肺癌患者。抗PD-L1抗体IMFINZI (durvalumab)目前正在展开针对晚期肺癌患者的研究(包括III期临床试验POSEIDON, PEARL和CASPIAN),和更早期阶段包括有治愈希望的肺癌患者(包括III期临床试验AEGEAN, PACIFIC-2, ADRIATIC, ADJUVANT BR.31, PACIFIC-4和PACIFIC-5)和单药或联合Tremelimumab和/或化疗的研究。

 

阿斯利康在肿瘤领域的研究

阿斯利康在肿瘤领域的研究源远流长,我们迅速壮大的新药组合将改变患者的生活,并为公司未来发展带去无限可能。凭借2014至2020年间至少6款新药的上市,以及一条由在研小分子和生物制剂充实的研发管线,公司致力于推动肿瘤业务成为阿斯利康的关键增长驱动力,并将研究集中在肺、卵巢、乳腺和血液四个疾病领域的肿瘤。除了阿斯利康的核心能力外,公司还积极寻求创新的伙伴关系和外部投资,加速实现我们的战略,比如我们投资Acerta制药公司用于血液病研究。

通过运用肿瘤免疫疗法、肿瘤的驱动基因及耐药机制、DNA损伤修复和抗体偶联药物复合体四大科学平台,倡导个体化组合的发展,阿斯利康以期重新定义癌症治疗并在未来攻克癌症。

 

声明

这些研究中的药品用法尚未在中国获批适应症,阿斯利康不推荐任何未被批准的药品使用。奥希替尼在中国获批的适应症为:适用于具有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L858R)置换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一线治疗。适用于既往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治疗时或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并且经检测确认存在EGFR 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性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治疗。

IMFINZI尚未在中国获批上市,阿斯利康不推荐任何未被批准的药品使用。

 

 

关于阿斯利康

阿斯利康是一家科学至上的全球性生物制药企业,专注于研发、生产及营销处方类药品,重点关注肿瘤、心血管、肾脏及代谢、呼吸三大主要疾病领域。阿斯利康的业务遍布100多个国家,创新药物惠及全球数百万患者。更多信息,请访问www.astrazeneca.com

 

关于阿斯利康中国

自1993年进入中国以来,阿斯利康坚持科学至上,注重创新,以满足中国不断增长的健康需求,实现“开拓创新,造福病患,成为中国最值得信赖的医疗合作伙伴”这一宏伟愿景。阿斯利康的中国总部位于上海,在全国拥有约13,000名员工。公司在江苏无锡和泰州投资建有生产基地,并在无锡建立了中国物流中心。在中国,阿斯利康的业务重点主要集中在中国患者需求最迫切的治疗领域,包括呼吸、心血管、代谢、肿瘤、消化、肾脏疾病。2017年,阿斯利康中国商业创新中心在无锡落地,旨在探索创新的健康物联网诊疗一体化全病程管理解决方案。同年,阿斯利康与国投创新合资成立迪哲(江苏)医药有限公司,以加快本土新药研发步伐。2019年阿斯利康宣布支持无锡市政府及无锡高新区打造无锡国际生命科学创新园,汇聚全球智慧,造福中国患者。

 

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Globocan Worldwide Fact Sheet 2018. Available at http://globocan.iarc.fr/Pages/fact_sheets_population.aspx. Accessed May 2019.

2.     LUNGevity Foundation. Types of Lung Cancer. Available at https://www.lungevity.org/about-lung-cancer/lung-cancer-101/types-of-lung-cancer. Accessed May 2019.

3.     Szumera-Cie?kiewicz A, et al. EGFR Mutation Testing on Cytological and Histological Samples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 Polish, Single Institution Study and Systematic Review of European Incidence. Int J Clin Exp Pathol. 2013:6;2800-12. Accessed May 2019.

4.     Keedy VL, et al. 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Provisional Clinical Opinio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 Mutation Testing for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Considering First-Line EGFR 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 Therapy. J Clin Oncol. 2011:29;2121-27. Accessed May 2019.

5.     Ellison G, et al. EGFR Mutation Testing in Lung Cancer: a Review of Available Methods and Their Use for Analysis of Tumour Tissue and Cytology Samples. J Clin Pathol. 2013:66;79-89. Accessed May 2019.

6.     Rangachari, et al. Brain Metastases in Patients with EGFR-Mutated or ALK-Rearrang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s. Lung Cancer. 2015;88,108–111. Accessed May 2019.

7.     Ali A, et al. Survival of Patients with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After a Diagnosis of Brain Metastases. Curr Oncol. 2013;20(4):e300-e306. Accessed May 2019.